苍屿
难用水填充欲望的沟壑
 

【K黑】低空跳伞

Kellermanx × PureBlackGK

夏凯 × 程黑


夏凯想等车流量小一点再跳,其实和车流量没有关系,他就是想等一等。


今天是他和程黑第一次在米洛大桥跳伞。


这里的风很大,程黑长长的发梢被吹得凌乱,他的脸色苍白,嘴角含着一两根发丝,手来回拨弄腰上的绑带,指尖挤得粉红。


夏凯说,别激动。然后将自己的脸颊贴上程黑,他们两个人都是冰冷的,风呼呼地灌过他们嘴唇间的缝隙。

程黑感觉自己的嘴唇干裂,他低眼舔了下唇,这时夏凯的呼吸也凑了上来。夏凯的鼻息轻重无规律,程黑明白他们俩都太激动了。

是为了米...

 

少年

架空


吴邪听到吴二白开门的声音,手工皮鞋和木质地板敲击发出嘀嗒的响。


他俯身趴在桌子上,压腰,让长出一截的睡衣衣摆滑到腰窝以上。那段白莹莹的腰肢轻轻晃了两下,等吴二白靠近了,吴邪又再起身挂到他身上。


吴二白的睡衣在吴邪身上还是太大了,吴邪双手环住他,手臂贴紧吴二白的脖子耳朵,双腿夹着他的腰,绵软软地藏在他怀里。


匆匆从宴会刚回来的人也不生气,他捏着吴邪的屁股,抱着他,腾出一只手来解开领带脱了西服。动作还没完吴邪懒懒转了下头,右手摸到他的下腹,一面黏黏糊糊说着什么,一面抽出皮带。


吴二白的耳后还有香水的味道,吴邪闻了就知道是Chanel...

 

【静临】含

【静临】含


年龄操作
ooc预警
30岁傻大叔 × 19岁人气偶像


平和岛静雄脸贴着门往猫眼里面看,那人躺在床边,阳光穿过窗户打在他露出的一截腰上,下面是皱巴巴的酒红色床单,两条雪白的腿从裤管里伸出来,左腿盘在右膝上翘着,打拍子似的在空中晃荡。


 >>>



静雄在做饭,他洗好手擦干净再把脖子上挂着的围裙取下来,围裙上小黄人的脸溅了几滴油,他抬手抹了两下,擦不掉就只好从网上再订一条。


电视正在放经典爱情电影,静雄看了几分钟起身从冰箱里摸出两瓶黑啤,停顿了一下,又放了一瓶回去。他一边喝酒,顺便夹口菜,女主角温柔的...

 

我只希望自己回头看时,她在阳光下的栀子花旁看书,我能感叹一句:啊,她的酒窝可真好看,盈满了我所有的喜欢。

 

今夜下的雨
是我落在你脸颊的,
一个轻柔的吻

今夜盈满苦水的洼,
就是我抚摸的脊骨

我的思念被雨击落成泥点,
在你的脚边溅射,
然后沉默入土里

 

【K黑】灯火下酒

【K黑】灯火下酒


过年第二弹


kellermanx × PureBlackGK

夏凯 × 程黑


半架空


好不容易送走来串门的亲戚,程黑又黏黏糊糊地说要上街逛。


今年是夏凯和程黑一起过的第一个年,大家知道夏家、程家的两位公子在一起搭伙过日子了,一窝蜂都赶过来看看。


其实和普通人也没什么不一样,每天起床、洗漱、吃饭然后上班。下班往往是夏凯去接程黑,大多是开他那辆劳斯莱斯幻影,少数时候会换成新提的保时捷或者阿斯顿•马丁之类。至于浪漫,夏凯也会骑着一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自行车,一边叮叮当当地蹬脚踏板,让程黑扶着...

 

【K黑】G.PATTON

过年系列第一弹


kellermanx × PureBlackGK

夏凯 × 程黑

半架空


突然想到如果k总吃醋了,黑哥该怎样哄他呢。


*

北方是要过小年的。


今天公司大发慈悲提前放假,夏凯偷摸着去附近的蛋糕店买了程黑最爱的巧克力蛋糕,回家时满面春风看得那些小姑娘脸红,到家却发现心心念念的人不在。


夏凯看看表,上午十点四十分,程黑应该才起床不久。他心下有数了,将蛋糕放进冰箱里,换了一身Nike的运动服骑着自行车去了健身房。


健身房的服务台站着一个清秀的小男生,他看着夏凯青春靓丽的行头,肩宽挺拔,手长...

 

【静临】❤

【静临】❤


架空AU

18岁学生×30岁教授

平和岛静雄×折原临也


01


平和岛静雄慢吞吞打开门,一扇红木门,门面上刻有华丽的浮雕。他将钥匙放进裤包,纸币硬币一股脑放在一起,和钥匙碰撞出叮叮当当的声音。


再脱下板鞋,这双白色板鞋已经被泥浆覆盖了大半,他打工时实在没有时间注意这些。便利店的老板看他在雨里搬货,很热心肠地送了他一些熟食还有一把雨伞。雨伞被静雄放在鞋柜旁边,伞骨滑下的水珠在地面上聚成小小的水洼。


门廊的灯不断闪动,昏黄的...

 

K黑•体寒

K黑•体寒


Kellermanx X PureBlackGK

夏凯 X 程黑


夏凯握住程黑的手,那人体寒,冬天双手双脚都是凉的。夏凯托朋友找了位老中医来看看,程黑听有医生要来家里便惊得像只炸毛的猫咪一样呜嗷喊叫,扯着他的衣角撒娇说自己以后一定好好吃饭饭、早早睡觉觉。夏凯哪受得了他这样细声细气地说话,一下子心都软了,哄程黑什么都听他的。


晚上睡觉的时候程黑套上了夏凯买的睡衣,浅灰色的毛绒绒地裹了一身,上床还蹦蹦跳跳。夏凯看他摇晃的步子心虚,一把拉过他塞进怀里,把程黑从头到尾亲个遍,最后差点所有衣服都脱光了才堪堪停下,程黑水漉漉的眼睛勾魂般望着他,脸颊粉扑扑的。夏凯同他又亲...

 

静临·非典型性倒贴版“他是龙”

静临·非典型性倒贴版“他是龙”


平和岛静雄×折原临也

黑龙×魔法师


01

他闭着眼任百合花落在性圌器上,玫瑰覆盖了他的眼睫,月季簇拥着裸圌露的躯体,深色花汁于白圌皙的肌肤上流淌。


无首河静谧的河水卷携船只慢慢漂远,流水变浅最终只容小船通过进入被蔷薇墙隔离的森林。船尾掩藏在蔷薇后,枝蔓不断延伸、延伸、延伸蚕食尽无首河的流水,载着魔法师的船彻底消失在林叶间。


船还在漂流,寒风撩起折原临也额头的发,一瓣花瓣旋舞的瞬息轻飘飘地在他高圌挺的鼻梁着陆,转而又有百朵花被风卷起,临也的肉体露出来——白圌皙、细腻且完美的容器内里是黑色的血...

© 苍屿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