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言
宝贝,你是我的第五位情人
沉迷学习,无法自拔。
 

K黑•青衫隐【未完成脑洞】

kellermanx × PureBlackGK


※一个未完成的脑洞。


※将军和少爷关于发展一夜情到多夜情的持续稳定的夫妻关系的套路。


※没有甜食的我要寂寞到狗带了。


夏凯想起来他第二次看见程黑的情景。他一袭青衫长褂,细白的手腕上系着一根红绳子串了一颗金镶玉,垂首看着怀里的戏本右手还拿折扇上下挥动,风撩起几缕发轻飘飘地又落下。


夏凯没出声,站在那里想让小少爷开口,程少爷本就是傲气竟也是纹丝不动,那本仅仅几页的戏本被他翻来覆去读了好几遍,夏凯还是没说话,程黑这时才扔了戏本挥开折扇,撇他两眼说:“夏凯夏将军,你来程家寒府有何事呀?”言下之意是叫夏凯...

 

静临·Don't 番外Typical Me

静临·Don't  番外 Typical me


平和岛静雄×折原临也


我第一次见到折原临也,不是我正式担任他的经纪人一职那一天,而是在很久以前临也拍摄他的第一部电影的时候了。


那个时候的临也,在我眼里还很青涩。


剧本是我朋友专门为他写的,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?一个拿过国际奖的著名导演,对平面模特,一见钟情认定他就是自己的缪斯,然后,为他写了剧本。


朋友刚告诉我,我还以为他准备潜临也。


拍戏第一天,临也来得很早。他独自坐在摄影机旁看剧本,手指捻住纸页将边角慢慢捋平顺,无意识似的带了一抹笑。


八点太阳出来了,柔...

 

静临 · Don't

静临 · Don't


平和岛静雄×折原临也

娱乐圈AU,双影帝。


I reckon she was only looking for a lover to burn.

But I gave her my time for two or three nights.

Then I put it on pause until the moment was right.


“够了草履虫,起来。”


平和岛静雄慢悠悠地从他身上爬起来,他身上全是青青紫紫的抓痕和吻痕,白皙的皮肤把这些颜色衬得有点骇人。静雄也没好到哪里去,颈子和背上也是...

 

K黑·岁月如刀

K黑·岁月如刀


Kellermanx × PureBlackGK


01


他今天喝了些酒,公司庆功宴时被团团围住,三分拒绝了,剩下七分必然要喝。


独自离开会场已经十点了,这个时候的北京同样喧闹,他模糊的视线里闪烁着红红绿绿的灯光。太闹了。他朝最近的便利店走去,挑了一包烟,从钱包里摸出一张纸钞递过去。那个服务员说了什么他也没听清,只是一把抓了找回的零钱,几颗硬币在他的裤兜里叮叮当当作响。


他一时兴起,决定跑步回去。身上穿的是定制的西装,脚上是黑皮鞋,跑了两步拘束得厉害就拉下领带,脱了西服外套搭在手臂上,又跑了起来,到家才发现跑步竟不比坐公...

 

K黑·Hey,my girl

K黑·Hey , my girl - 1


应梗。这是一个沉迷网恋,无法自拔的假k。

 @菁菁轩 


01

夏凯谈恋爱了。


林容与一听这事儿就觉得不对劲,他和夏凯相识了这么多年,俩人连对方身上几颗痣、哪几颗牙歪都知道,但林容与竟然没发现夏凯谈恋爱了,还是江柔告诉他的。


江柔刚做个头发,淡紫色的发丝贴在她的脖子上,粉红指甲缠绕一两缕。她喝了口黑咖啡,苦涩的滋味刺激江柔的神经,昨晚考研成功,她去酒吧和几个一同考研的人嗨了整晚。


林容与拦住江柔的手,道:“你确定?阿凯谈恋爱了?”瓷杯中升起的烟气朦胧遮住他凛冽的眉峰。


江柔...

 
 

点梗

诸位近安。

我近来事务繁多,小可爱们尚且知道我直升考试落榜,以四名之差排与行列之外。
但付出巨大努力来弥补曾经的过失,暂且还有些许回报。我是一个辛运儿,补录成功,七个名额中恰好有我。虽然是松了口气,同样仍需努力。

那么,为了感谢小可爱们对我的鼓励,我决定开启一个宏伟的点梗计划。
静临七篇【主为“百鬼夜行”题材,如有其他想法仍可】
K黑七篇【题材不限,我自己的脑洞众多】

静临:
1.雪妖
2.秘境与精灵
3.影射
4.窥探【“影射”双子文】
5.未定
6.未定
7.未定

K黑:
1.岁月如刀
2.Spirits
3.倒车
4.青衫隐
5.未定
6.未定
7.未定

所以,想看什么就留言吧,你们说什么、我就写什么!你们要好...

 

程黑总是喜好坐在靠窗的位置,一两缕阳光透过玻璃轻飘飘地洒在他的发丝上。


他戴着银白色的半框眼镜,斯斯文文地坐在那里,身前摆着一本书,有《道林•格雷的画像》也有《纪伯伦文集》。书面衬得他粉红的指尖多了几分可怜,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偷偷抹母亲的口红一样,看这些全英文的书籍。


自习室的灯又是白炽灯,冷光照在程黑高挺的鼻梁上,留下一路浅浅的阴影傍着他窄窄的鼻翼。他抿唇,模样又冷又严肃,夏凯知道程黑或许是为了那些文字而动容了,却什么也不表现出来。宛如一片无边无际的海,内里纠缠翻滚,可明面上还是平静的。


每每这个时候,夏凯就觉得自己从未了解过程黑。


程黑在生人面前性子的确拘谨,冷静...

 
 

你好,纯黑

纯黑露脸了,准确来说,是露了大半个身子出来。

我看到纯黑的第一眼,他的确和我想象中的那个细白软软的纯黑不一样,他是一个男孩子、是个男人。

皮肤白,头发又长又软,就是太瘦了像一根翠竹。单眼皮,细长细长的。黑色的眉毛,鼻梁挺直,冷光打在棱角分明的脸上,真真留下了一道窄窄的阴影。唇瓣是淡粉色的,颧骨微凸,左嘴角比右边上挑一点,似笑非笑的。

和我想象中的纯黑完全不一样。

他太凛冽。

他太刚硬。

他不笑的时候非常冷漠。

他笑的时候又太柔和。

但他真的、真的、真的太帅了、太帅了、帅炸了!!!

他的确是纯黑,没有那么柔软,没有那么细腻。但是这就是纯黑,仅仅是一个上翘的嘴角就满足了我所有的幻...

© 常言|Powered by LOFTER